是牛奶吖

fo前请看↓



是一名老白吹+金吹+绿谷吹+园丁吹+大师兄吹√

现在吃的有很多

首先爱死伪白了!!

然后all金偏爱瑞金
all出偏爱轰出
杰园/杰佣/佣园
all大偏爱龚大

(喜欢谁就要all了他??)

然后我雷嘉瑞嘉和轰爆轰来着

封面是@咸鱼CO酱画der
【你是神仙吧】


西皮是这位@桐砸【我身下受】
画绑是@doggy
她们都是超级无敌小可爱!!!
有这——————么可爱



最后希望喜欢的cp越来越好
【疯狂暗示】

*是改图——!


*白哥哥也想变得可爱♡

*(你已经够可爱了)

【all白】白哥哥,你怎么这么诱人(番外)

*我居然成了周更选手变勤奋了(all白冲鸭!!)


*圈地自萌,请勿上升真人


*流年年的真.修罗场 @性感狐洺在线苩!!!


*能接受就↓


几年后的一个夏天,老白在放暑假之余不免还有好多打工任务,但今天是什么事都没有的一天,所以他半躺在床上一边刷微博,一边听音乐。到了临近中午的时候,天气渐渐热了起来。于是老白看了眼房里的电扇,又想了想客厅的空调,打算叫伪酱他们去客厅里吹着空调写作业。



老白最先敲响的是虚伪的门。
他走进去,如他所料的虚伪正在写作业。虚伪见老白进来停下手中的笔,转过身子,面带微笑的看着老白。

“白哥哥怎么啦?”


“我家伪酱就是厉害,真的超级优秀!但一个优秀的人不能被热浪阻挡,所以——伪酱你把东西收拾一下去客厅里吹空调写吧√我在旁边看着还能辅导你们。。嗯我可以的”

“没有,早写完早放松嘛……什白哥哥要辅导我?!”

“嗯?伪酱你在怀疑我吗!桑心了自闭了”

“没有没有,白哥哥肯定超级厉害的”

“诶这句话我喜欢,那我去叫其他人了,你出去吧”



于是老白去敲了瓦不管的门。
果然,瓦不管还在睡觉了,老白走到瓦不管旁边,一边掐他的脸,一边轻声喊瓦不管起床。怎料瓦不管,一个猛拽就把老白拽到了床上。瓦不管熊抱着老白,把脸埋进老白的胸膛里,老白尝试挣扎,可是他发现自己的力气竟和十岁小孩不相上下。



又在几次挣扎后,老白察觉到无功,于是便叫客厅里的虚伪来帮忙。虚伪一进来就看见老白和瓦不管面对面躺在床上,他脸色一黑,眼神一暗,走过去把老白和瓦不管掰开后又微笑着要老白出去休息,自己来叫人就好了。


“诶,伪酱!蟹蟹啦”
“没事的,白哥哥出去休息吧”


在老白出门关上门的一刹那间,虚伪迅速把瓦不管摇醒。他带着些许怒意质问瓦不管“你刚刚在对白哥哥做什么?”
瓦不管渐渐有些清醒,对虚伪说“哎呦,反正白哥哥也只会认为这是弟弟对哥、哥的撒娇而已,我这么做当然是撒娇而已阿”“你tm……!”


虚伪把瓦不管撇在一旁,起身背对着他说
“如果你和瓜瓜真的要和我抢白哥哥的话,我是不会让步的。”
“太不巧了,我也是。”


在隔壁的瓜瓜因为墙隔音效果不好的原因,或多或少听到了一些。他趁着虚伪和瓦不管还在争吵,独自走了出去,走到坐在沙发上的白哥哥后面,用搂抱的方式抱住了他,蹭了蹭脸。


“诶,瓜瓜出来啦,你去把作业带出来在这里写,我去给你们做饭。哎呀,不要撒娇啦哈哈”

“嗯好的!我好想吃白哥哥做的饭吖”

“嘿嘿,我的手艺还是很不错的吧”

“何止不错,白哥哥的手艺有这——么好!”

边说着,甜瓜还在空中作势比了一下,逗得老白直笑。



虚伪和瓦不管争论完相相走出门,看到的就是白哥哥带着微笑的走过去以及甜瓜的挥手。

瓦不管/虚伪:?刚才发生了什么

甜瓜:啊,你们还在里面的时候我和白哥哥聊了很多哦

虚伪:甜瓜才是最值得防备的对手。瓦不管,咱们先别吵了吧?

瓦不管:啊?你在说什么b话!虚伪,别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会把机会让给你,你们俩都值得防备

甜瓜:可以的可以的你们俩吵着白哥哥就归我了

正当场面上的电火花越来越大时,白哥哥从厨房里面端着几盘热气腾腾的菜走了出来



“嘿!咱们吃饭啦,你们白哥哥的手艺马上就可以被品尝了”

不管刚才发生了什么,三个人立马假装平和的聊天,虚伪眼中闪过一道光,走上前帮老白端菜,瓦不管见状也和虚伪抢着端,老白愣了愣,笑着打趣他们

“你们这样干嘛啊哈哈哈一群魔鬼,争着端菜还行,我做的菜那么好吃吗哈哈哈”

甜瓜:不白哥哥你理解错意思了这次是真的不是这个意思



吃完中饭后,老白说着是辅导管管他们做作业,但不知不觉中,吹着空调享受着凉风,吃的也十分满足,他竟在不知不觉间睡着了。


离老白最近的虚伪最先发现了这件事,他看向其余两个还在做作业没有抬头的人,一丝坏想法悄悄爬上心头,他慢慢凑近老白,脸逐渐接近老白,而还在鼾睡的老白自然没有发现这点。


就在快要得逞的时候,一只手抓住了虚伪的后衣领,而同时一直手也从虚伪面前伸出拦住了他的头。一抬头,看见的就是满脸黑线的甜瓜和一脸笑眯眯却没有一丝温度的瓦不管


“伪酱,你这不就不对了吗——而且还在我们俩都在的时候,你是多大的心呀”

“哟哟哟今天早上是谁说我来着,现在虚某人又在干什么啊?”

虚伪直视着两人,眸中划过一丝不满



场面愈发不可收拾,就在快要吵起来的时候,老白皱了皱眉,翻了个身。这小小的举动却让虚伪等人都不说话了,他们悄悄离开老白身边继续写作业。毕竟————这是一直抚养他们的白哥哥,他累了这么久,也该好好休息休息了


当然在这种状况下他们作业就写的比较慢了

试问一个经常抬头盯着别人的人能专心沉下心吗?不能。



老白再度醒来的时候已经将近黄昏,他突然惊觉自己已经睡了这么久了,大大的伸了个懒腰,老白望向四周——


作业被整齐的放在一边,三个孩子就这么坐在茶几上静静地安稳的睡着了,黄昏的暗暗的光照耀在了他们的脸上,老白的眼神中带着无尽的温柔。即便当初收养了他们后经历了许多困难,但无时无刻他都觉得这么做是非常值得的。


“白哥哥……”正当老白沉浸在回忆中时,一声嘟囔从旁边传来,正当老白以为自己吵醒了他们时,只见虚伪仍闭着眼,但嘴里呼唤着老白的名字,脸上若隐若现的看出有一抹笑意。



【这孩子……】

老白靠近虚伪,轻轻抱住了他。

记得当时把他们收养走的时候,每个人的背景他都是看过的,当时看到虚伪的时候他还吃了一惊,虽然说早看出来虚伪有自己的心结,但他没想到这孩子过得有这么苦



【辛苦了啊,伪酱】

老白起身准备去做晚饭,一双小手拉住了他

他回头一看,是刚才醒来的瓦不管,瓦不管的眼神似乎有些难过,他又扯了扯老白的衣服,时候张开双臂



“白哥哥,,虚伪都被抱了,我也要!”


【了不得,这孩子在撒娇呢】

老白无奈的笑了笑,一把尝试把瓦不管抱起来未果,只好蹲下身抱着他,他伏在瓦不管耳边轻声对他说话
“管管不得了了,变得这么重了,白哥哥抱不动咯”

“那我以后来抱白哥哥!我是奥特宇宙超人!”

“好好好我们管管最厉害,以后拯救世界!”

“我也要拯救世界。”


冷不丁从旁边冒出两声,虚伪和甜瓜都被吵醒了,虽然两人看起来还有点懵,但仍然有意识的说出了这句话。


“好好好大家一起拯救世界!魔人联萌就此成立咯,大家记好这个名字哦”
“嗯……好吧”


即便口头上这么说了,三人的心里却心照不宣的飘过一句话



【拯救世界如同和白哥哥一样的存在,只能有一个人去做,那就是自己】

欢迎大家来玩吖

茶无此派:

我jio的有必要再宣一下QAQ
上次的群被我们说骚话制裁了
现在这是新群~欢迎小可爱们哇

【all白】白哥哥,你怎么这么诱人(一)

*可以在国庆的最后一天我更辽


*此篇赠给 @狐洺 你的修罗场qwqqq


*全文2000+请快速食用


*圈地自萌,请勿上升真人√


*能接受就↓





“叮铃铃……叮铃铃”
周日清晨的第一丝阳光降临到老白窗前时,仍处于睡眠状态的老白听到了自己的电话响了


带着点不耐烦,老白向那边喊了一句“喂”
随机,他熟悉的声音出现了,是之前打工的店老板,老板的口气略带一丝抱歉,老白朦朦胧胧的听完随口答应了声好对方便挂了电话


然后?然后老白就继续睡了


几小时后,当老白再次醒来并隐约记得自己干了什么的时候,他彻底蒙了
魔鬼啊。。我现在咋办呐。。



就这样怀着难过的心思出了门,老白便听到不远处孤儿院的孩子们在嬉戏打闹,欢笑的声音隔着街道传到了老白心里,老白脸色一变,大步往孤儿院走去



许是命运的安排,孤儿院正好需要一个人来照顾孩子们,老白的到来无疑是他们最好的选择,就这样,咱们白妈妈的带娃之路开始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老白逐渐和这里的一些孩子们混熟了,但每次他让孩子们聚在一起时,总会有三个孩子在另外一边坐成一团



噢~有点意思
怀着这样的想法,老白开始无时无刻接触他们了
“你好呀虚伪,你是小孩子里面最大的吧,平常也有照顾他们吧?辛苦你了呀!”



“没有,我应该做的”
“呃……我们下次大家一起搞个活动玩一下怎么样啊”
“还行吧”
“ummmm虚伪你能笑一下给我看吗”
“啊?”



虚伪冰冷的脸上有了一丝裂痕,他开始有点不理解这个人了
“就是,,你也没怎么笑过嘛,笑一笑活到99,多笑笑多好啊”
“呃。。这样?”
说着虚伪扯出了一抹笑,他咧着嘴,却看不出一丝温度


“不不不你这就错了!瓜瓜管管过来!”老白灵机一动,喊了另外两个孩子过来,那两个孩子蹦蹦跳跳过来后第一眼就是虚伪咧着嘴假笑,先是愣了一下,然后马上笑出声



“伪酱你这是什么笑啊哈哈哈”
“你是魔鬼吗虚伪”


老白指了指瓜瓜管管对虚伪说“这才是发自内心的笑哦,我相信虚伪这样笑一定会非常好看的,所以,呃。。魔鬼!多笑笑吧!”


眼前人的笑如一缕春风吹进虚伪的心里,如暖阳照耀着他,虚伪突然觉得似乎多笑笑让他高兴是个不错的想法


“嘿嘿嘿”虚伪挠了挠头,憨憨的笑了笑,似乎有什么不一样的情愫产生了。


几天后

老白这几天因为要照顾其他的孩子,所以也没太多心思去看看管管他们,而正当这天中午他在叫孩子们睡觉时,瓜瓜和虚伪突然很焦急的从旁边跑了过来


看着瓜瓜就要摔倒,老白一下子搂住他,一边顺气一边要他慢慢说发生什么了


瓜瓜吸了一口气,略带哭腔的像老白倾诉“白哥哥快去救救管管吧再不救管管管管就要被送走了!!”


老白有点蒙,他看向虚伪示意慢慢告诉他,结果虚伪这次也没有像平常般冷静,他只是拉着老白的衣服袖子往旁边拽



老白越发疑惑了,但他还是跟着虚伪走,直到走到了眼睛稍红和满脸怒意的院长
老白走到管管前面用手护着管管,面带微笑的询问院长“这是怎么了,院长你消消气”


院长脸色稍微好了点,向老白讲述刚才发生的事情,结果仍然越讲越生气,甚至要吼出来了。于是老白朝旁边院长看不到的地方翻了个白眼,一边牵起管管的手一边作势要离开



“院长看你这么气我就不打扰了,我先走了哈”随机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带着三个孩子走了


“那么告诉我吧,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老白仍然紧紧的握着管管的手,向他付以微笑后开始问其他两个人



“嗯,刚才早上的时候孤儿院里来了个大人,好像是要从这里领养几个孩子,院长本来挑了几个比较乖的孩子去,结果那个人看到正好路过的管管,就想领养走管管,,然后管管想和我还有瓜瓜一起走。。于是没答应他”虚伪凝视着瓦不管和老白握在一起的手说道


“这样子院长应该也不会特别生气啊。。还发生了什么吗?”“还有就是那个大人还不死心,拉着管管的手准备带他走,结果管管使劲的打了那个人的手说了句‘猪精!’惹得那个大人生气了,,于是他一个也不想领养就走了”



“再然后就是管管被叫走,我们来找白哥哥你了”
“噢~管管骂得好!”
瓦不管本来低着的头抬了起来,一双大眼睛看着老白,似乎有千言万语想跟他说,他的嘴张了张又闭上,似乎在等老白解释为什么这么说



“你一定很好奇为什么我这么说吧?”老白直视着瓦不管的眼睛,继续说“我啊,最喜欢重情重义的人啦,对自己的好兄弟重情重义,不是很正常的事吗?所以,你是对的”



“你是对的”声音一直回荡在瓦不管的脑海里,眼前的老白握着他的手,眼睛仿佛能把他看穿一半,蓝色的眼睛如同星辰大海,一时间让他着了迷



“那么,,现在的问题就是等下怎么和院长解释了”老白作托腮状,下一秒,他满怀开心的拍起了手,随机转身对三个孩子笑道



“不如,我把你们三个都领养回家吧?”


三个孩子就这样望着他
阳光正好
照在那人的身上
他们的心跳,漏了一拍


“诶哈哈哈你们说我是不是天才哈哈哈!”
突然,老白一下子大叫,仿佛在逗他们开心般。甜瓜稍微有点懵懂,于是只有他大声的回应“嗯!白哥哥是天才!”


而虚伪和年少早熟瓦不管相识一眼,虽然这人很毁气氛,但经过这么多天的相处,,这才是他们的白哥哥啊。


“所以你想了半天才想到这个办法?”
“呜哇。。院长,看在我的面子上答应嘛”
“我不是不想答应,只是你一个高中生,担得起这个负担吗”
“我可以的。而且他们也会帮我的啊”
“就瓦不管他们,行吗?”
“院长,”老白咳了咳“请你不要以一个人的表面看人,他们三个都超棒的,只是你没有发现罢了”老白转过身



“我相信他们,以后一定都会成为超厉害的人”




三个孩子躲在门后面,不知为何有泪水模糊了双眼。










诸君。我喜欢修罗场

我永远喜欢安慰人时的白哥哥.jpg

渴望约稿xxx(文手卖画)

最近好穷【】

类似于这样的Q版只要6r一个!!!亲爱的们救救孩子吧()

如果要求复杂可能会稍微高一点点(?)反正不过10r

了解一下嘛

想了解的请务必扣扣625510961
(∗ᵒ̶̶̷̀ω˂̶́∗)੭₎₎̊₊♡

【all白】白哥哥,你怎么这么诱人(引子)

*长坑预警


*此篇为引子,所以会超短√


*挖坑不填(不是)会填预警


*是领养梗

白17   伪10  瓦8  瓜9

(就那种最开始冷淡疏远后来直接上手艹他)

好了你已经剧透完了↑



*能接受就↓



那一年,老白和瓦不管,虚伪,甜瓜他们相遇了






虚伪,瓦不管还有甜瓜从小就是在孤儿院长大的孩子,如果说甜瓜和瓦不管都是因为被遗弃的话,那么虚伪就是例外,他是其中唯一一个与双亲度过了美好时光后因双亲去世而来到这里的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虚伪平常话很少,显得十分孤僻,但由于管管和瓜瓜每次都主动来找他聊天,他也逐渐变得愿意和别人讲话了,即便如此,心中最深的那块伤还是没人能补上


再说瓦不管和甜瓜,这两人来孤儿院来的比较早,所以一直在一起玩,由于瓜瓜某些特殊的因素,在孤儿院老师教导他一些东西时甜瓜总是会听不进去从而惹得老师罚,而瓦不管则是因为经常说话而经常使得老师不高兴



他们三个人各自有各自的缺陷,却从来没有办法也根本没有人来帮他们去改变,原以为一辈子都会这么过去了的时候
“那抹光,来了”


老白是一名17岁的高中生,虽然父母几年前去世了,但他们仍给老白留下了一笔不菲的遗产,但老白除了生活还要上学交学费啊,所以他经常趁着周末去一些地方勤工俭学


这周他原本要去的地方因为一些原因关门了,他只好把目光放在了离家不远的一家孤儿院上,怀着照顾小孩应该不麻烦吧这样的想法,他推开了大门


自他推开那扇大门时,他与他们间的命运就紧紧的缠绕在了一起,甚至缠出了不一样的情愫。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窝窝窝来扩列啦!

这里牛奶,你好吖

扣扣是:625510961

*٩(๑´∀`๑)ง*

我大凹凸还没有凉x
今天展子看到好多出凹凸的!!
以及爆照qwq!!!
我是一只没有感情的小柠檬

问个问题,你们jio的我的文笔是森莫样的。?
沙雕??

【all白】记一次魔人玩你说我猜

*是一篇开始沙雕然后突然开始开车的文


*本文又名“老白又被套路了”


*大量b话出没

*圈地自萌,请勿上升真人

*能接受就↓




为什么这么无聊啊——
老白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坐在宿舍的窗户旁边一遍又一遍的叹气。


“宝贝怎么一个劲的叹气啊,发生什么了吖”瓦不管一边走到老白旁边一边笑嘻嘻的问道


“还能是什么你这个魔人,你难道没有看出来我现在超无聊嘛——这个学校简直就是魔鬼!难得的国庆居然把wifi给停了??我tm流量也不舍得用……太难受了呀”


“那 白哥哥我们来玩你说我猜吧?我手机上正好有这个游戏,还不需要wifi”
一旁沉迷许久的甜瓜像是找到了一个插话点,晃了晃手机提议道。


“可以啊老哥”刚才还看着手机的虚伪一下子抬起头说道,不知怎么的,他深邃的眼中隐约间好像带着一点点笑意。


“你说我猜是什么魔人游戏,好玩吗,我只听过你画我猜”老白一边薅薅头一边像是来了点兴趣般发问道。


“反正你知道是很好玩的游戏就行了”瓦不管的瓦不管一边打出ok的手势一边猛抓一下老白的腰作势要把老白拎起来



“呃靠!!!瓦不管你个魔人!痒死我了喂!!”老白啪的一下打在他的手上,把他的手拿开后自己站了起来准备参与游戏


于是瓦不管在不经意间有意的占了一把便宜(划掉)



“所以就,,白哥哥和我还有伪酱来猜,管管去说吧怎么样”甜瓜见老白起身一下子站到了他旁边去然后满足的提议



“可以啊,那就开始吧”虚伪的笑意更深了,似乎有种再不压抑就要笑出来的感觉



“好的!第一个词,就是那种男女在做有趣的事情的时候需要用到的东西”



“停停停,甜瓜你上哪找的软件,怎么都是这么魔人的词”老白的耳尖有点红,吐槽起词来


“啊?白哥哥你在说什么 这个软件的词都很正经啊”“对啊欧的白先森你在说什么,这个词是飞行棋啊,你在想什么?”



“啊哈哈哈是这样吗,我想多了,,再来一次再来一次吧”老白尴尬的挠挠头,摆摆手坐了下来,虚伪则机灵的搬了寝室里唯一的另一个凳子坐到老白旁边。


甜瓜: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我却不能拥有姓名
瓦不管:你看着我的位子再说一遍


“那我重新开始啦?第一个词是老白最喜欢吃的东西!!!”
“大……唔!!”甜瓜激动的喊了出来马上被虚伪捂住了嘴
“麻辣烫!!”老白疑惑的瞟了一眼甜瓜后叫出了自己最喜欢吃的


“老白答对啦!!那么下一题……”
“等等”
“怎么了白宝贝”
“甜瓜你想说啥啊??大??虚伪先森你也是的捂住他的嘴干什么”



“呃……”对面两人嘴角都挂着不自然的笑,虚伪最先反应过来回答了个“大fu蝶”打消了老白的疑惑



老白一边嘟囔着“我有病吧吃蝴蝶”一边又转过去示意瓦不管继续
以至于他完全没有看到在他的背面——虚伪警告似的看了甜瓜一眼并低声说了什么,甜瓜蛮不服气的撇了撇嘴,点点头又走到老白旁边去了


“那。。第二个词来咯,嗯……我想想,这是一种不管在什么时候都会让你觉得特别浪漫的电动玩具”
“啊?啊?电动玩具??瓦不管你真的没有改编题目?”
“没有啊宝贝”瓦不管委屈的看了眼老白,又给虚伪打了个眼色



“啊我知道了!是泡泡机”
“恭喜伪酱答对了 白宝贝你怎么这么蠢啊”
“???谁能猜到这个啊!”
“……伪酱啊”
“白哥哥,要不是伪酱抢了我也要答的,是不是你最近一点都不活动所以思维慢性化了呀”
“不会吧。。那怎么办。。是我每天都无聊度过的原因吗”



“诶正好!”瓦不管伸出手看着手机说“下个词就比较符合这个了,这是一种能让你活动起来的运动”



“足球?”
“错”
“羽毛球?”
“错,不是球类也不是田径类也不是什么跳高跳远哦白宝贝”瓦不管的尾音翘了起来,仔细听可以察觉到他在笑


“啊???那没有运动了啊,我真不知道了,我怎么感觉自己越来越退化了,伪酱瓜瓜你们知道吗”
“我们都知道哦白哥哥”
“知道的,宝贝。”


老白看着三个人离自己越来越近,隐约间感到有一丝不妙,直到瓦不管把手机都放下了他才弱弱的问了一句
“你们现在。。干嘛啊?不玩了吗”


“当然是干你啊,白哥哥”
甜瓜抓住了他的一只手笑意满满
虚伪什么话也没有说,但他手中的动作使老白渐渐惊慌起来


“哦对了,老白,我们还没有告诉你答案吧?”
老白在被触摸间腾出一点神看着瓦不管,瓦不管的嘴巴一张一合,老白虽听不见他在说什么了,但他隐约能从嘴型上看出来


那是一句极为色情的话

“答案是做♂哦”






然后他们干了个爽。








求求亲亲老福特别屏蔽我(。

我真的是个清水写手!